衡陽新聞網
滾動新聞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國內國際 > 正文

《焦點訪談》 20201013 魅影重重 “學術”交流中的陰謀

2020-10-13 20:53:27  來源:央視網  
分享到:
 

央視網消息(焦點訪談):兩岸同胞一家親,促進兩岸交流,有利于增進彼此的了解,這是好事。這些頻繁往返于兩岸從事交流活動的人,有很多是官員、專家、學者、或者媒體人。在臺灣,這些人因為自身的身份和專業有很多優勢,有機會了解到大陸的一些信息。也正因為如此,他們當中有的人就成了臺灣情報部門搜集祖國大陸情報的工具。

蔡金樹,臺灣人。早年間在大陸求學,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從事兩岸交流活動,

在大陸積累了豐富的人脈。

2013年,一個自稱是蔡金樹學妹的人聯系上了他,希望邀請他到復興電臺做節目,這個學妹叫郭佳瑛。

在郭佳瑛精心的經營下,兩個人日漸熟識。這時,郭佳瑛開始對蔡金樹在大陸的一些活動表現出了興趣。

對于郭佳瑛的問題,蔡金樹知無不言。有次聊天,蔡金樹告訴郭佳瑛,自己有一個“南臺灣兩岸關系協會聯合會”,因為缺錢一直沒運轉起來。郭佳瑛一聽就很感興趣,說自己可以提供幫助。很快,郭佳瑛就給協會找好了場地,還付了36萬臺幣的租金。她多次建議蔡金樹,說這個協會一定要只做兩岸交流。

從這個時候開始,蔡金樹就覺得郭佳瑛可能不是一個軍方電臺主持人這么簡單,肯定是有所圖的。

蔡金樹沒有猜錯,郭佳瑛并非什么學妹,而是臺灣軍情局制內間諜。雖然感覺蹊蹺,但蔡金樹并沒有拒絕對方的好意,聯合會運轉后,郭佳瑛順理成章地成了其中的一員,不過她還想要個身份。蔡金樹跟協會會員商量之后,就給了她一個辦公室主任的頭銜。

郭佳瑛打好了如意算盤,沒成想2016年蔡英文上臺,兩岸關系趨冷,到臺交流的大陸學者寥寥無幾。錢花了卻看不到效果,郭佳瑛不甘心,她和蔡金樹商量,想成立一個電子媒體,這樣大陸的學者過不來可以約稿。蔡金樹覺得這個想法不錯,于是這個叫鷹傳媒的電子媒體成立了,郭佳瑛在這成了執行總監。

這時的蔡金樹不僅喪失了平臺的主導權,也收了對方很多錢。郭佳瑛知道他無法收手,便開始明確為蔡金樹布置任務。

蔡金樹的協會和鷹傳媒成了掩護郭佳瑛搜集大陸情報的平臺,他自己也成了情報搜集人員。常年往返于兩岸,蔡金樹開始還是有點擔心。

郭佳瑛就不斷給他灌輸一個思想:“只是把你聽到的、看到的,還有拿到的東西交給我,這些東西都是公開的,沒有涉密的東西。”

說是讓蔡金樹搜集的是公開資料,但每次與大陸的學者和官員接觸,蔡金樹還有一個重要的任務就是私下套取大陸內部的信息。蔡金樹與他們接觸時,會刻意對大陸的人員強調自己支持兩岸統一,讓對方消除戒心,積極參與平臺的活動并向平臺投稿。如果有學者愿意來參加論壇,或者是投稿,蔡金樹就把郭佳瑛的微信交給他,由郭佳瑛去跟他約稿。

郭佳瑛與這些大陸的人員建立聯系后,一方面物色可用的人員,一方面按照自己的需要給他們布置選題。這些供稿的人很難猜到,在他們交稿等待刊登的這些日子里,他們的文章去了哪里。

這些文章通過各種形式發給郭佳瑛以后,她就會第一時間整理匯總,然后呈報給軍情局,等軍情局相關部門消化完以后,她才把這些文章掛到鷹傳媒的網站上。

幾年間,蔡金樹先后向郭佳瑛介報大陸涉臺工作部門人員、重要智庫專家、知名媒體記者等50多人,先后收取間諜情報機關發放的經費500多萬元新臺幣。

以公開掩護秘密,以合法掩護非法,招數雖高,但蔡金樹還是沒能掩護徹底。2020年7月,蔡金樹因間諜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

值得警惕的是,像蔡金樹這樣頻繁往返于兩岸的學者已經成為臺灣情報機關經常發展運用的對象。

施正屏,1960年出生,臺灣人。案發前施正屏是臺灣師范大學教授,他還有一個不為人知的身份是臺灣間諜機關的運用人員。

豐富的閱歷和人脈關系加上專業的素養,讓施正屏進入臺灣“國安局”的視野。2005年,施正屏的老師邀請他參加一個飯局,同來吃飯的還有兩個臺灣歐亞基金會的人,其中的聯系人叫周德益。

周德益的真名叫周勝裕,臺灣“國安局”制內間諜。和周德益建立聯系后,兩人逐漸熟絡,這時周德益開始向施正屏提要求。要求施正屏到大陸來要向他報備,幫他收集一些材料。而且周德益跟施正屏說,他所收集的情況必須只能向他一個人報告。

因為自己的父親被臺灣情報部門迫害過,施正屏一直心存恐懼。2010年,施正屏收到大陸某科技研究院發來的邀請函,施正屏把這個信息報告給周德益后,便來了大陸。在交流過程中主辦方提供了一些材料,當時施正屏看了這些材料覺得很有用。

施正屏時刻想著周德益的需要,會后他找到主辦方領導,說資料太多看不完,想借回酒店晚上再研究一下,對方同意了。當天晚上回到旅館施正屏就拍攝了這些文件,回去以后就把這些文件交給了臺灣的“國安”單位。

在給臺灣“國安局”搜情的過程中,施正屏慢慢了解了周德益的需求。重點是會議資料的搜尋,政策評估以及名片的搜集。

每次施正屏在大陸拿到周德益認為重要的資料,周德益都會迫不及待地與施正屏約好回臺見面的時間。

在搜情的過程中,周德益根據情報的重要性給施正屏付費,從幾萬到十幾萬不等。施正屏手頭拮據,為了拿到更多的錢,他開始利用自己的專業知識,主動為臺灣“國安局”撰寫報告

施正屏不僅來大陸為“國安局”搜集情報,還把來臺的大陸人員介紹給周德益。

2013年,大陸一個高級智庫想到臺灣交流,施正屏第一時間把這個消息告訴了周德益。

這個高級智庫之后連續三年訪臺交流,在施正屏的安排下,周德益全程接待。2017年,施正屏感受到了周德益的不滿,說他受到長官的指責,工作沒有績效。

當時施正屏正與大陸某部委駐臺機構有交流,他把周德益引薦過去,并讓周德益以他協會秘書的身份進入到大陸某部委駐臺辦事處開會交流。

從2005年到2018年,施正屏以臺灣學者身份到大陸搜集情報,內容涉及政治、經濟、兩岸關系、政策法規等多個領域,通過公開套取、打探刺探、金錢收買、物質利誘等手段獲取“一帶一路”、亞太戰略等方面數據和內容,期間共領取間諜經費160萬臺幣。

臺灣情報搜集人員在大陸搜集套取的情報看上去似乎都是公開的,但這都是臺灣情報部門無法直接獲取的戰略性情報,里面往往包含大陸未來對臺政策走向等決策信息。臺灣情報機關提前掌握情況,就會使大陸對臺政策受到影響。在這里我們也警告臺灣民進黨當局,臺獨是絕路,搜集再多的情報,也不可能改變祖國必將統一的歷史趨勢。

山西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